第四百八十章 当万物归于一体(终章)
作者:老螃蟹 更新:2019-12-09

随着罗正道对融合到脑海中的荒神记忆进行梳理解读,昔日发生的那些惊天动地的往事,也逐渐从历史迷雾中显露出了本来面目。

简单点说,事情经过不复杂,那位当年也算强大神力的荒神在同伴们纷纷落败后,自觉凶多吉少,祂下狠心把自身神魂割裂,只为谋求一线生机。神魂的一部分被投入主物质界,谋求转世重生,另一部分丢进世界融合渠道,叫对手追之不及,荒神最后剩余的神魂与神躯转化为威力超强的炸弹,预备跟敌人同归于尽。亏得作为对手的魔卡师也不是浪得虚名,他们巧妙地利用了破坏世界就算是邪神的判别规则,唤醒了世界意识把这位荒神塞进亚空间囚禁起来。

实际上,根本没等到彻底被封禁的那一刻到来,这位荒神就已经把自己炸成了一团介乎于能量和物质之间的诡异样态,距离彻底毁灭仅有一线之隔。话说落得这步田地,与其说祂是仍然活着被囚禁,不如说是死了,但还没彻底死透来得恰当一点。

一幕幕的惨烈图景看得人触目惊心,罗正道继续向前翻找,很快发现了荒神们商议世界融合的那段记忆,于是他直接切入进去进行解析。

恍然间,罗正道仿佛置身于一座辉煌殿堂里,四周是形态各异的与会者,虽然早知道』■,..荒神们大多不是人类形态,而是以野兽或植物、昆虫的形象出现,此刻他以旁观者的视角来看,确实比起当今时代的那些神明显得野蛮多了。

“……魔卡师的计划很愚蠢,我们要走自己路。”

“诸位,我找到了晶壁系外最合适的目标,什么时间开始融合计划,我们要商议一下。”

这时候,罗正道是完全代入到前身荒神的第一人称视角,甚至能清晰体会到此刻记忆中荒神的微妙情绪变化,祂在激动中隐含着一丝深深忧虑。毋庸置疑,荒神们的实力非常强大,这不表示祂们只会用蛮力而没有头脑,对于己方与魔卡师可能发生正面冲突的严重后果,眼光较为长远的那些佼佼者自然不会毫无顾忌,只是在双方开战之前祂们决计想象不出己方会输得有多惨罢了,荒神没有高估己方的力量却低估了魔卡师这帮狠人的战斗力,这是一个致命伤。

“魔卡师反对这个计划,我们强行推进世界融合,他们肯定会阻止。”

“哈哈哈哈,你感到害怕了吗?伙计,不要为这点小事担心,我们是不可战胜的。”

“好吧!希望我是错的,老朋友。”

当这句话从自己的口中说出,罗正道真切感受到了这位荒神的复杂心境,祂不看好同伴们的计划,既然大家已经决定了,祂也只能全力予以支持。

事情不像许多阴谋论者事后所设想的那般龌龊阴险,似乎不充斥着血腥、杀戮、阴谋与背叛的大事件,那就不能被称之为历史,荒神们全力推进世界融合计划的出发点无疑是单纯的,他们是为了解决问题而展开的此项计划。

基于阻止新世界陷入热寂状态这个初衷,荒神与魔卡师各自选择了一条不同方向的前进道路,分别尝试着挽救这个世界,两者的手段不仅南辕北辙,而且彼此不能兼容,这正是后续一系列悲剧的根源所在。

荒神们试图引入新的系统变量,从而推迟热寂到来,通过融合其他世界来避免原世界进入热寂,虽说这方法有不小的潜在风险,但也不失为一条出路。魔卡师们则要决定用一种严格的数字化管控方式来延长宇宙的寿命,添加新变量对他们是属于搅局的恶劣行径。可以说,双方一旦启动了既定计划,那么对方的所作所为就会形成实质性妨碍,这才是荒神和魔卡师都不能容忍对方的根本原因,为此掐起来不值得惊奇,有如此尖锐的矛盾冲突还没打起来才叫人奇怪呢!

“霍金,世界融合到底卡在什么地方?”

草草地浏览了一遍荒神的记忆,该知道的情况,罗正道觉得自己也差不多弄清楚了,唯一不能理解的是魔卡师们大费周章把自己这个三分之一的荒神从地球拉到新世界是为了什么。

听到罗正道的问题,霍金的脸上不见了笑容,他语气苦涩地解释说道:

“嗯,我们需要一个最终融合指令,这秘密只有少数荒神知道,可惜我们了解到这一点,已经太迟了。”

闻声,罗正道迟疑了一下,忍不住反问说道:

“你确定知情人也包括我吗?”

“当然,这是毫无疑问。”

由于时间有限,不可能把所有细节都悉数看过,罗正道基本是跳着格看的,此刻听了霍金如此笃定答复,他也只能予以采信,说道:

“嗯,既然你这么肯定,我再试一下。”

那种如梦似幻的沉浸回忆状态再度开启,从荒神的视角看待世界确实有种回放黑白老电影的奇妙感触,这回罗正道顾不得多想,集中全部精力检索相关记忆片段。

摆满花草的明亮房间里萦绕着淡淡香气,使人感觉很舒服,切换到第一人称视角的罗正道听到自己开口说道:

“……为什么不告诉大家?”

与他并肩而行的鸟头荒神笑了起来,像是开解同伴似的,对方善意地拍了拍罗正道或者说那位前身荒神的肩膀,说道;

“因为太危险了,如果两个世界没有完成深度融合以前这个指令就启动,你能想象把一块烧红的石头扔进冷水里会有什么后果吗?”

“那什么时候能确定深度融合成功了?”

“不知道。”

“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看来不单是罗正道觉得满头雾水,那位前身荒神也是如此,在祂不客气的连番追问之下,那位长着鸟头的荒神眨了眨眼,说道:

“嗯,只有到了深度融合状态,我们才能知道最终答案,没有符合条件以前是不可能预先知道的。”

“那指令是什么?”

“桥梁!”

当听到这里,罗正道突然感到了一波强过一波的胀痛和紧绷,他意识到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不仅因为世界融合随时可能出岔子,早点下手才有把握平息祸患,更是因为他的肉体经受不住完整神魂的巨大压力。正牌魔卡师或许不在乎这种程度的威胁,奈何他也不是真正的魔卡师,在读取荒神记忆的时候,罗正道已经清楚地了解到这一点,他绝对是给坑了,早前所得到魔卡师传承是一个不完全的劣质品。

毫无疑问,直面命运的残酷,得有一份超乎常人的勇气,现在罗正道很希望自己能有这份非凡勇气。

吃不准自己的肉体坚持到几时会发生全面崩溃,凭着多年来养成的强大精神力,罗正道稍微扫视一下自身就能搞清楚状况,好吧!乐观估计他剩余的生命可以用分钟来计算了,现在无非是关于如何善后处置的问题。

从玄妙的追忆状态重新切换回到常态,恢复成人形的罗正道一脸疲惫,他不顾霍金在旁边看着,嘟囔说道:

“该死的,难怪荒神恨魔卡师到那种程度,死了都要拖他们下水,这些家伙太叫人窝火了。”

听了罗正道的抱怨,霍金的眉头动了动也没说什么,事到如今再多怨恨也于事无补,唯一能做的就是避免所有可能性中最糟糕的那种情况转化为现实,对于任何一方而言都是如此。

“桥梁啊!我来承担这个责任吧!”

有限的生命和无限的责任,这种艰巨考验是个人就不会喜欢,但是真摊在头上也没招了。而今,罗正道只能在碌碌无为地等死与奋力一搏完成这个关键步骤之间作出取舍,要说舍己为人是很困难没错,不过在发挥余热方面似乎就犯不着太过惋惜了,这是他的基本思路。

“嗡嗡嗡嗡……”

魔卡师霍金全程在一旁注视着罗正道的一举一动,他嘴角露出了微笑,说道:

“开始了啊!”

哪怕用膝盖想也能知道,两个世界融合的过程远比两家企业合并来得危险多了,企业并购重组失败,无非是大家一拍两散各走各路,世界融合失败的后果就没这么简单了,不同世界的法则冲突起来那是会要命的。比方说在一个世界,处于标准大气压下,不含杂质的co2沸点为一百摄氏度,另一个则是五十度沸腾,千万别天真地认为融合后就会变成七十五度水开始沸腾,怀有这种白痴想法,那只能说药不能停啊!

被赶鸭子上架的罗正道情愿与否也没关系,面前只剩下了一条出路,深呼吸数次平复心绪,转换成狼人形态的罗正道用一种腔调奇异的语言说道:

“最终指令启动……桥梁!”

“轰”

瞬息间,亿万年来一直稳定放射出光芒和热量的太阳迸发出了数千倍的亮度,仿如超新星爆发,在地球上生活的人类丝毫未曾察觉到这种沧桑巨变,一层神秘的稀薄物质充盈在无重力空间将这光芒滤除到了安全阀值以下。水星、金星、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以及更远深空中人类无法看到的其余几颗黑暗行星,全都在这一刻发生着某种不可名状的奇异蜕变。

在主物质界,地精和人类一样惶恐地仰望着变成浅紫色的天空,胆小的纷纷跪地向神明祈祷,他们却不知道此时连神明们也自身难保了,摇摇欲坠的神国好似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努力挣扎着不被袭来的惊涛骇浪吞没。

曾经有很多人说地球只是浩瀚无垠宇宙中一颗平平无奇的岩态行星,这话其实只讲对了一半,在荒神们决定把它选定为世界融合的基准坐标之前的确是这样的。不过等到两个世界开始了不可逆转的融合过程,魔卡师们又费尽心力在地球上寻找幸存的荒神来为那场惨烈路线分歧战争善后的时候,渺小的地球就不再是一颗普通行星了。

当变化进入到高潮阶段,随着阻隔视野的迷雾散去,陡然间发现天空出现异样情况,地球上生活的人们陷入到极度混乱状态,不是他们大惊小怪,实在没人见过大白天满天星斗璀璨如满月的情况。

“你们看哪!”

“那是什么?”

“天哪!”

“外星人来了!快点报警!”

“上到!求您宽恕我的灵魂。”

各种肤色各种语言的人们此刻慌乱地应对着自己生平前所未见的奇异现象,这种混乱是必然结果,因为混乱无序是一切重大变革的共同特征,打破稳定必然带来混乱,这是毋庸置疑的逻辑推论。世界上从没有不流血的革命也没有无代价的革新,人类社会的前进和变化尚且要闹到血流漂杵的地步,像是世界融合这种堪称惊天动地的大事闹出点动静来,真是再平常不过了。

“那些星星在变大,不,它们正在拉近与地球的距离,这不科学啊!”

天文台里的值班人员透过专业仪器窥探空中的变化,纵然发出败犬哀嚎也阻挡不了现实世界的沧桑巨变,只有理论为现实让步,从不见现实为理论改变的道理,除非动用了超凡力量。当然,如果没有这份力量的话……那就请继续哀嚎吧!

世界融合这事说起来很复杂,要说简单的话也挺简单,正如真理往往是简洁明了的,从表象来分析,普通人也能讲个一二三出来。

位于白昼一面的地球上在白天见星星的奇景过后,愈发不科学的场景正在上演,仰起脖子窥视天空的人们能看到无数影像在天空中浮现,有带着异域风格的城市乡村和山川河流,长相怪异的人形种族。在位于地球另一面的黑暗夜空里,亿万星辰正在发出百倍于平常时候的光芒,不住地变化移动着位置,这场面之宏大,较之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还要来得恐怖。

神智处于浑浑噩噩状态下的罗正道不知自己究竟是一种什么状态,似乎是存在的,又似乎不存在。他的感知范围拓展到了人类知觉以外的世界,即便在地球上空扫视着周围的无尽星光也能清晰判定出哪些是真实存在的,哪些又是在无尽岁月消磨中早已灭亡的虚影

“桥梁,已经搭建完成。”

一双狼眼中闪烁着迷蒙的光芒,罗正道此时的表现就像没睡醒一样,看热闹的霍金倒是无比兴奋,大声喊道:

“祝贺你,我的朋友,无论是作为荒神还是魔卡师,你都取得成功了。”

充满疲惫地瞥了他一眼,罗正道懈怠地说道:

“是吗?我觉得被你利用了。”

“哈哈哈哈,你可以拒绝我的。”

“是的,我可以拒绝,但我不希望看到那种灾难降临在自己的家园和亲人身上。”

尽管罗正道表现出了不友好的合作态度,这也并未引起霍金不满,或许在魔卡师看来实际行动比言辞表达来得重要,他呵呵一笑说道:

“请听我说,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刚好可以坐下来喝一杯,陛下喜欢哪种酒?”

闻声,罗正道眼神幽怨地看了看霍金,说道:

“……听说82年的拉菲不错,没机会尝一尝。”

“没问题。”

在咔咔两声响指过后,恢复了人形的罗正道和霍金一同出现在一间宽敞的酒窖里,挣扎着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肢体动作显得不大灵活的老魔卡师手微微颤抖着从旁边酒架上取下一枝红酒。跟着,他的手指轻轻一抹把酒瓶和酒变成了两杯红酒,在不牵涉到物质的性质变化,仅仅改变物质外在样态,这种小手段对于粗通炼金术的罗正道也算不上多难,他不以为意地接过酒杯喝了一口,随即皱起眉头说道:

“噢,味道太涩了,西方人怎么会喜欢这种玩意的?”

笑得像一只偷鸡成功的老狐狸,霍金端着酒杯说道:

“呵呵呵呵,我猜你也不会喜欢。”

“这个世界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不知道。”

“真的?”

罗正道的锐利目光落在霍金身上,看得他浑身不自在,于是老魔卡师耸耸肩说道:

“这计划是你们荒神制定的,我们只改动了一点点,结果会怎么样,我知道的不比你多。”

闻听此言,罗正道沉默了一下,说道:

“那是会变得更好,还是变得更糟呢?”

霍金的嘴角牵动了两下,似乎是努力想要表示出喜悦神情,回答说道:

“从理论上讲,各有50%的可能,但变化是必然发生的,世界会大大不同于我们曾经认知的模样。”

叹了口气,罗正道举杯说道:

“好吧!新的时代总会到来。”

深深地望了罗正道一眼,霍金脸上的笑容似乎别有深意,他也举杯说道:

“愿我们在新的时代里,迎接新的希望和生活,干杯!”

感受着肉体无处不在的撕裂痛感和随时可能涣散的意志,罗正道苦笑着喝下了这杯酒,这或许就是他这辈子的最后一杯酒了吧!

“这是……”

突然一下被人触碰,罗正道猛地睁开双眼,出现他眼前的一切却令他难以置信,张口结舌地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欢迎回来,我的老朋友。”

眼前是一幕足以媲美百鬼夜行的惊悚场面,主动上前跟自己打招呼的家伙,罗正道看着十分眼熟,只是人身鳄鱼头的造型着实有点吓人,不过对方态度倒是挺友善热切的,鳄鱼头大力拍着罗正道的肩膀以示亲热。狼人形态的罗正道下意识低头看了看,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裹着一件雍容华贵的深紫色长袍,缀满了各种宝石与繁复多变的金银丝线刺绣图案。在罗正道周围则是一群可以用衣冠禽兽来形容的奇怪异类,身躯大部分是人形,头部则有鸟有兽有鱼有花草树木,总之除了纯种人类根本看不见之外,其他什么奇葩物种都能瞧见。

前不久刚读取了神魂融合后的那份荒神记忆,罗正道依然记得这些家伙不就是早就应该死挺了的荒神一系吗?他们怎么又活蹦乱跳的跑出来了?

“难道这是死亡世界吗?”

听到罗正道在那里自言自语,鳄鱼头听了笑得连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大声说道:

“哈哈哈哈,为什么这样想,极乐净土是我们最后的底牌,死亡世界可没这么好的风景啊!”

的确,从某种程度上说,作为人类的罗正道业已不复存在了,他的肉体在强大神魂的压迫下崩解成了无数微粒子散溢,灵魂则与早前开来分裂的两部分重新融合在一块,此刻的他既不是纯粹的荒神也不是人类,而是某种处于常识之外的超凡存在。

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罗正道表情茫然地扫视着周围,说道:

“主物质界什么样了?”

“哈哈哈哈,融合后的世界不只有一个主物质界,你来看。”

鳄鱼头一挥手,相似而又略有差异的几幅即时图景出现在罗正道眼前,他凝视着这些似曾相识又全然陌生的画面,俯瞰芸芸众生的悲欢离合。过了许久,罗正道才勉强辨识出这是已经模样大变的太阳系几大行星,他面露惊容说道:

“这是两个世界融合的结果吗?”

那个鳄鱼头倒是一点都没客气,语气中带着几分炫耀地说道:

“是的,我们的计划很完美,除了那些混蛋魔卡师出来搅局之外,其他的都在计划当中。”

罗正道认真思索了一番,继续说道:

“那我们得到了什么?”

一听这话,鳄鱼头冲着罗正道挤眉弄眼地说道:

“世界的眷顾啊!嘿,伙计你忘记了吗?没感觉自己不再受信仰之力的束缚吗?是的,我们获得自由了,不再是为世界服务的神明,我们可以按自己的意志行动,不必再为了那该死的信仰整天苦恼……”

这时候,注意聆听着鳄鱼头荒神近乎癫狂的倾诉,罗正道脸上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抹苦笑。原来荒神们奋斗的终极目标,仅仅是为了找回失去的自由,这还真是一个充满了黑色幽默意味的有趣故事啊!现在荒神们达成了自己的愿望,他又该何去何从呢?扫视着正在发生了沧海桑田般变化的十几颗大小行星和卫星,看着那些曾经死寂,如今繁华的星球,罗正道陷入到了长久的思索之中。人生的道路在于选择,拥有作出选择的权力,才是真的自由,被赐予的幸福是靠不住的,他早已深深明了这一点。

“嘿,伙计们,我有一个新计划!”

鳄鱼头荒神手舞足蹈的举动吸引到了别人的注意,在场欢宴庆祝的荒神们听到这话,纷纷打趣似的大声呼喊说道:

“你说来听听。”

“索贝克,你又有什么主意了?”

像是舞台剧演员一样,动作极为夸张地张开双臂,鳄鱼头跳到桌子上,大声说道:

“你们不想看看其他晶壁系的世界是什么样子吗?我们一起上路吧!很久没机会去看一看新世界了,我都忍不住感动得想要哭出来了。”

“新的旅行!新的旅行啊!”

在一片欢呼雀跃的热烈气氛下,那个被同伴称作索贝克的鳄鱼头荒神转向罗正道,十分热络地招呼说道:

“喂,阿拜多斯,你也来吗?”

从未被叫过这个属于荒神的名字,罗正道不由得楞了一下,他不觉得自己跟荒神很熟,对方也不在意他怎么想。荒神们本就是因相同兴趣和爱好聚合起来的强大跨界集团,对这些喜欢探索新事物的家伙来说,武力是用来确保旅行安全顺利的辅助手段,不是追求的终极目标。

犹豫了一下,罗正道摇头说道:

“我?不,我想要回家。”

闻听此言,鳄鱼头索贝克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说道:

“噢,伙计,你这想法太奇妙了。没关系的,等你想要参加的时候,带着这个道标来找我们。”

从脑海深处逐渐泛起的尘封记忆清晰告诉罗正道,荒神们并不是新世界孕育的土著居民,甚至不是同一个世界出身,这是一群酷爱冒险的异类同好会。

组团在不同晶壁系穿梭往来,寻找那些前所未见的新鲜事物,这是这些冒险家自认为的存在价值和人生目标。在踏入新世界之前,这帮倒霉蛋刚刚被一个即将毁灭的世界困住了,在此次险象环生的绝路逃亡过程中,被迫使用了某些禁忌手段来帮助脱险。于是乎,后面的事情就有点悲催了,元气大伤的旅行者们刚到了新世界需要大量资源恢复自身,不得不卖身给了世界意识,通过替世界长期服务来换取在此休养生息的权利。

由于不是出于自身意愿而成为神明的,因此他们不屑于称自己为神明,而是自称为荒神,言外之意是来自域外荒野的神明。

荒神们制订的那个与魔卡师相悖而行,规模空前宏大的世界融合计划,本质上是他们用来跟世界意识交易替自己赎身的重要筹码,为了重获自由解脱束缚可以不惜一切代,乃至于与神秘强大的魔卡师们决一死战。

应当说这个计划本身异常完美,唯一的缺憾是荒神们低估了魔卡师阵营的战斗力,好在祂们也不是全无准备的。受到荒神诅咒的威胁和世界融合计划的后续推进影响,迫使对手只能放下身架来配合计划,罗正道这个三位一体的特殊存在更像是双方默契下的妥协产物。

回味着三种不同记忆纠缠的视角切换和逻辑思辨,罗正道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终于不必再背负着那些沉重得令人难以喘息的东西前行了,不知为何,他心中却有种挥之不去的怅然。

鳄鱼头索贝克不再纠缠着罗正道,大声对荒神们喊道:

“伙计们,伟大的探险又要开始了,但愿这次我们不会再被困在某个倒霉的世界好久好久,我已经烦透了。”

“嘿,我该怎么到地球上去?”

罗正道的问题令鳄鱼头感到诧异,随后他摇摇头,伸出了右手说道:

“伙计,我这就送你过去!”

“咔!”

车水马龙的喧嚣都市街头,熙熙攘攘的往来人群,乃至于天空中熟悉的雾霾,一切都与曾经记忆中的样子一般无二,眼前呈现的繁华景象令罗正道感到不知所措。

“小子,你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吗?”

罗正道直愣愣地朝着一个方向看了半天,误以为被基友盯上,发飙摘下头盔的摩托青年露出了满头灿烂金发,那如紫罗兰般绚丽的双眼没有眼白和瞳仁的界限暴露出了他的血统来源。

见状,罗正道先是一愣,随即他在路人投来的异样目光注视下尴尬地笑了笑,明智地选择了转身走开。新旧两个世界的深度融合确实改变了很多他习以为常的东西,像是这样在他记忆里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只看旁边那些对此见怪不怪的行人就知道答案如何了。

在街边的一家新潮服装店里,两个墨绿色长发的精灵少女一起开心地拿着手机玩自拍。街口岗亭正在指挥交通秩序的那位交警,大檐帽下略尖的耳朵告诉旁人,他是个半精灵。竖起黄色警告标记,揭开了下水道井盖准备检修的工人戴着黄色安全帽,身材矮墩墩胖乎乎,下颌留着一把大胡子,明显是个矮人。当然,四周街市上数量更多的还是和罗正道记忆里一样普普通通的人类,所有人似乎都忘却了这一幕何其不可思议,仿佛有生以来就生活在这样人类与异族杂处的社会环境中,没人为此感到惊奇。

在街边滚动播放新闻和广告的巨幅屏幕上,一幕幕令罗正道始料不及的画面相继呈现,叫他感到自己如坠云雾。

西装革履的佐拉·黑格尔站在一面四吋厚的防弹玻璃后面对着无数观众进行演讲,神情冷峻的高德·尼达姆赤膊着上身从溪水中钓起一尾大鱼。莫多·黑水站在一面白地蓝色六芒星图案的旗帜前,情绪激昂地挥舞着拳头,似乎是在发表什么重要决定,画面下方配属新闻标题是“以土地换和平计划宣告搁浅,以总理表示绝无达成协议可能”。宏大的婚礼马车队停在教堂前,神态慈祥地看着孙子和孙媳妇走进教堂的雅灵女王风采依旧,她看起来与孙辈更像是一代人。

荒诞与现实交错的场景,那些曾经熟悉,而今变得陌生的面容,感受着这份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古怪滋味,着实令罗正道不大舒服。努力平复一下心绪,他迈步穿过了似曾相识的大街小巷,当来到记忆中熟稔的建筑剪影前,罗正道抬头仰望着鳞次栉比的高大建筑物,深吸了一口气才有足够的勇气迈步继续向前走去。的确,逃避不是办法,真的猛士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他需要这样的勇气。

“你是谁?”

柔美的女声从可视门铃中传来,下意识地摸着自己的面颊,罗正道细细分辨着这声音,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说道:

“……我就是我啊!”

持续时间不长的沉默过后,一个身影突然从门里飞扑出来,她的双臂紧紧拥抱着罗正道,泪光闪烁的双眼中满是眷恋与喜悦之情,声音颤抖着说道:

“威尔!”

难得地流露出温情一面,罗正道抚摸着怀中半精灵美女的柔顺发丝,轻声安慰说道:

“我回来了,亲爱的。一切会好起来的,我们不会再分开了。”

快步走出电梯进入房间,情绪激动地与父母和小女儿蒂朵拥抱在一块,沉浸在喜悦气氛中的罗正道不曾注意到,在他的身后,客厅里的电视上正在播出一期科普节目。在屏幕中央的那位斜倚着瘦弱身躯瘫坐在轮椅上霍金教授,他的脸上挂着一丝略显诡异的扭曲笑容,在电视屏幕下方显示的字幕则发人深省。

“……对于生存在浩瀚无垠宇宙中的我们,究竟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虚幻,这是一个问题。”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