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师门之情越手足
作者:刘坦尼 更新:2019-12-15

陆伊凡飞出去的那一瞬间,还在看向冷月,那是一种心哀之痛。冷月那不留情面的一踢,踢中的不是陆伊凡的身体,而是他的心。多少个日日夜夜朝夕相处,成为了泯灭的烟花。剪碎了陆伊凡与冷月的师门之情,随大海飘零而去。哀莫大于心死,而人死亦次之,我想这就是陆伊凡现在的感觉吧。

我赶忙扶起陆伊凡,此刻的他,心里的伤痛可能远比身体的疼痛要来的更为猛烈。我愤怒的看向冷月,这个仿佛没有任何情感的女人。我松开陆伊凡的手,想要冲向冷月,即使我也没踢出去五米,至少我不会对我的兄弟我的姐妹下手。

“柳南一!回来!让她走!”陆伊凡从心底里发出了这声怒吼。

“就tm这么算了,我靠!你当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吗?你当谁都像你那么傻吗!”

“对!我就是这么傻,我就一个彻头彻尾的傻b。冷月!你走吧。这一脚,是师哥送你的最后一程,接下来的路怎么走,你自己决定。但是此刻,你我不再是同门。我以阴山掌门之位,正式的告知你,从此你与阴山派恩断义绝,如你再犯我阴山之人,或是伤我朋友。我陆伊凡发誓!必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永世不得超生!”陆伊凡激动的说道。

冷月没有动,而是呆呆的愣在原地,似乎从她的眼神里,我看到了那么一丝的恍惚与不舍。但随之,这种眼神变成了严肃。

“师哥,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六天之后,我们再见分晓吧!”说罢,头也不抬的往回走。只剩下我和陆伊凡待在天台之上。其实这样的伤,并不足以让陆伊凡这样水准的人去医院。休息了一会儿之后,陆伊凡起身离开。

我跟在陆伊凡的后面,没有说一句话,返回了水韵。我拿出了一桶散白,对陆伊凡说道:“要不,咱哥们喝一点?”

“这酒哪来的?”

“上次这不是你让我去买个菜吗,我寻思去那家小破店买点酒,结果人老板一看是我,直接送的。”说罢,陆伊凡直接打开了那桶散白,一股酒香铺满了整个水韵大厅。陆伊凡倒了一杯后,一饮而尽。本来我是挺佩服陆伊凡这个魄力的,三两大杯直接一口闷。不过,当我想到这个酒是60多度的时候,我就止不住的蛋疼。不过陆伊凡自己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索性我也不想告诉他关于这个酒是60多度的事。

“凡哥,你确定真的没事?”当陆伊凡喝下第二杯酒之后,我默默的问道。

“你觉得我像是有事的人吗?别逗了!”说罢,直接喝下第三杯!60多度的酒这家伙一分钟没到喝下了接近一斤的量,鬼才相信没事。就当他想要喝下第四杯的时候,我立刻拦了下来,再这样下去,就得陪他到医院去洗胃了,到时候墓志铭上写着喝酒喝死的,可就要多难看又多难看了。

“我说多大个事啊,至于你这么作践自己吗哥。”这次,陆伊凡没有继续喝,头靠着沙发,睁着大眼看着天花板。看来冷月这事对他的打击是致命的。

过了一会儿,陆伊凡起身走向一楼自己的办公室,我看到他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然后直接扔给我,我问道陆伊凡:“这是你和冷月,或者说是你和你师妹?”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和你唠唠吧,照这张照片的时候我十岁,她五岁多吧。冷月是我和我师父从一个垃圾堆里捡来的,你别笑,真的。真的是从一个垃圾堆里捡来的,我记得内是个冬天,下着大雪。本来我和我师父是不打算救她的,但是当我看到那一双眼睛的时候,我跪在地上恳求师父收了她。就这样,我和她一起在师父的门下学艺。后来我知道她是被人拐卖的,自己偷着跑出来却忘了家在哪儿。”陆伊凡拿起了杯子,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继续说道。

“我这个师妹,天资聪颖,比我要强的多,很多东西教一遍就能融会贯通,我像她这么大的时候五鬼运财术的基本要领要学不会呢,这丫头,哈哈,直接就给我们邻居设了一个。”我从陆伊凡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温暖。

“后来有一次师父出去接任务,在一个山洞里被一个千年僵尸给缠死了,最后他用一缕亡魂告诉我,从此之后要照顾我自己,更要照顾好师妹。其实我知道,他心里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我这个师妹。老人家一生无子嗣,我们便是他的儿女。就这样,我带着我的师妹东奔西跑,南下北上东进西行,有人的地方就有我们的身影,只是为了能够吃的饱穿的暖。”

“那后来呢?我问道。”

“其实这几年的日子,虽然过的很穷,但我和师妹都感到很幸福。白天她呆在屋里给人算算命,看看风水,而我则去接一些很难的任务,眼看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好。转折点,就在我二十岁的那年冬天,一个带着面具的中年人找到了我和我师妹,邀请我们加入他的帮派,而我们的任务也只是去完成一些很小的任务就可以了,但是却可以拿到比现在更多的钱。可能是自己太贪婪了吧,我就加入了他们。”说到这儿,陆伊凡叹了一口气,拿起酒杯又抿了一口。

“这个组织,当然就是菩萨会了。在我师父不在的这些年,我和我师妹不断的增强自己的实力,可以说在东北地区,已经很难能找到对手了。尤其是我师妹,那个时候已经可以和我平分秋色了。当时的菩萨会正是用人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分别得到了重用。分别做了菩萨会的特使与副堂主,一时间菩萨会所有人都对我们两个人抱有很大的希望。但是,位置提升了,我的性格也发生了变化,从此我变得嗜血,冷面,杀了无数的人,作恶多端,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恶人。”

“直到那年,我遇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改变了我人生轨迹的女人。我爱上了她,可是这件事却被左使得知,他逼迫我与其分开,一心一意的为菩萨会服务,可我并不愿意离开她。于是第二天,我的女友就被这帮天杀的杀死了,而且动手的竟然就是我的师妹。而条件就是让她做菩萨会的两堂主持,菩萨会右使,我万万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后来我见了那个带着面具的人,也就是菩萨蛮,我告知他我想要离开这里。他说我离开可以,但不能参加正派。我答应了他,后来就一直呆在水韵。”说完这一大段话后,陆伊凡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我。

“那你恨你的师妹吗?”

“后来当我离开菩萨会,开了水韵之后,我才逐渐的从阴影中走出来,慢慢的我原谅了她,毕竟我的师妹对于我来说,已经超越了师门之情,而是上升到了一种亲情,所以我没法去找她报仇。这些年,她变了很多,甚至比我当年还要暴戾。那个清纯的师妹,已经不在了,转而成为东北最天才的刀锋美人。这次我是听说她回来了,我才主动的去接这个活,我就是想劝她回头,可是结果你也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