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卷 最后的胜利 第八章 最终之战
作者:saili 更新:2019-12-09

第二十五卷最后的胜利第八章最终之战

“你们是什么身份,我失不失职的,用得着你们来评判吗?卡路,干掉他们!”罗炎冷眼看了一眼这几个终于菲尔军团长的将军们,对着卡路下达了命令。这几个人是不是想得太天真了一点,这里全部都是他的人,他们就大刺刺的跑过来抓人,不知道该说他们愚蠢呢!还是该说他们的胆子够大。

那几个将军听到罗炎这句杀气腾腾的话,全部都呆了一下,他们之所以赶冲到这里来指着罗炎的鼻子在那里骂罗炎,完全就是因为他们相信城里大部分都是索菲亚王国的士兵,就算是洛丹伦军团的士兵们,也是索菲亚王国的人,以为自己只要一声号令,就可以让这些士兵们站到他们的身边,他们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些士兵全部都像是木头人一样,对他们的话,像没听到似的,没有任何的反应。

看见卡路手上那把燃烧着金色火焰,那几个将军全部都慌了神,在那里疯狂的大喊道:“你们都没听到吗?他们几个人害死了国王,我们命令你们,现在立刻对付这些叛贼,将他们拿下,不然的话,你们就是附逆,是跟着他们一起反叛!”这几个将军已经完全的傻了眼,没有想到情况竟然是自己所想像的这样,那些士兵们在听到他们的话之后,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根本不为所动,脸上的神色,硬得如石头一样。

他们几个人的实力原本就比卡路要差,现在卡路身上的神力加身这个魔法还没有消失,战力之强,即使是神级强者,他也可以抵挡上一阵子,根本不是这几个人所能对付的,所以没有任何悬念的,他们几个人全部都在卡路的灰烬使者之下,成为了亡魂,卡路将这几个忠于菲尔军团长和索菲亚十七世的将军干掉,回到罗炎的身边,笑着道:“这几个人是不是脑子烧坏了,竟然以为我们手下的这些士兵会听他们的,真是可笑!”

罗炎也点头笑道:“算了,不去管他们了,这里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传回去,到时候等佩宁王子来了,我们再想办法应付他吧!他可不是一般的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呢!”罗炎心里,始终是将那个佩宁王子当成一个真正的对手来看待的,不过他现在手上所掌握的力量,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佩宁王子,所以和佩宁王子谈条件,他自信有那个实力。

说完之后,他想了想,对卡路.道:“我看兰姨今天似乎在和魔族巫妖王的战斗里面受了点伤,我先回去看看兰姨了,这里的善后,我就交给你了,你让人尽快把城墙填补起来,弹压住城内士兵们的骚乱,我们这个时候千万乱不得,魔族现在肯定也是乱的,将卡德兰要塞的事情准备好了,我们明天再对魔族发起总攻,让他们彻底崩溃!”

卡路看着转身离开的罗炎,无语.的笑了笑,这样的事情,总是轮到他来做啊!他也想去看看苏茉尔呢!天空中的战斗可以说比地面上要激烈不知道多少倍,他心里也在担心着苏茉尔,虽然看到苏茉尔坐的那只角鹰依旧在天空中,但是不亲眼看看苏茉尔,他心里多少还是会有些担心的,不知道苏茉尔究竟怎么样!

罗炎才刚刚走进门,他就反手.将门关上,看见兰若心坐在床边,走过去,一把搂住兰若心的小蛮腰,找上她鲜嫩的红唇,吻了上去,一双魔手也不老实的摸上了兰若心高挺的**,握着那一团柔软,上下其手。

兰若心被罗炎这么一下偷袭,立刻就脸色绯红,双.手缠上了罗炎的脖子,将自己的**挺起,好方便罗炎抚摩,罗炎的手沿着兰若心那腰部优美的曲线向下,一直来到她挺翘的香臀上,轻轻的揉捏着,眼中满是欲望的火焰。

“我要,若心姐姐!你实在是太美了!”罗炎喘着粗气对.兰若心道,他已经忍受不了这强烈的诱惑,开始除去兰若心身上的衣物了。

“那你还等什么!”兰若心喘息着对罗炎道“我是你.的,是你一个人的!”

她的声音如在.呻吟一般,带着某种诱惑的魔力,罗炎一把将兰若心抱起,轻轻的抛到了床上,在兰若心落到床上的时候,又释放了一个漂浮术,让兰若心悬浮在床上,然后罗炎红着眼睛扑了上去,两人在房间里这狭窄的空间里疯狂的**着。

当罗炎将生命的精华深深的留在了兰若心身体里时,兰若心的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她将头放在罗炎的胸口上,对罗炎娇媚的一笑,轻声的呢喃道“我要给你生个孩子,罗炎,我想和你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

罗炎在兰若心的香臀上轻拍了一下道“傻瓜,你放心吧!我会常常来看你的,傻蛋!”

“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兰若心呻吟了一声,罗炎的魔手又在逗弄着她身上的敏感点,兰若心在罗炎的身上不依的扭动了起来,如光滑的美人蛇一般,看得罗炎心头火起。

兰若心吃吃的一笑,伸出舌头,顺着罗炎的胸膛一路往下,一直来到了罗炎的下面,将那火热含进了嘴里,用舌头轻轻的舔吻着,让罗炎一阵舒服。

罗炎将兰若心拉了上来,好奇的对她道“你怎么知道这个的?”

兰若心羞涩的一笑,对罗炎道“以前小时候在宫里听说了一些这样的事情,那些宫女都是这样帮助我们那里的皇帝陛下,所以刚才就在你身上试了一下,怎么样?不舒服吗?”

罗炎当然是无比的舒服了,不过他想到自己还有要紧的事情没告诉兰若心,所以也只能对兰若心道“舒服,很舒服,若心姐姐,以后我要你每天都这样让我舒服!”

“看把你美的!”兰若心白了罗炎一眼,却还是低了下头。

罗炎的手放在了兰若心那柔顺的秀发上,轻轻的抚摸着,兰若心看着罗炎,小手还在罗炎的宝贝上轻轻的摸着,看见罗炎的脸上露出一丝舒服的神情来,兰若心微微的一笑,伸出舌头,在罗炎的宝贝上舔了一下,这种不同于兰若心小手抚摸时带来的柔软触感,让罗炎睁开了刚才因为舒服而微微闭上的眼睛,他看见兰若心正伏在自己的****,温柔的舔弄着,罗炎在一瞬间,被一种巨大的成就感所征服了。

兰若心低着头,在罗炎的****卖力的舔吻着,她并不喜欢用这样的方式来让罗炎舒服,罗炎之前就要求过多次,不过她都拒绝了,但是现在她觉得罗炎身边的女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想出点别的办法,可能罗炎会被她们给抢走,所以,她才这么做的,再说,在她看见罗炎脸上露的舒服表情时,她也觉得自己这么做,竟也并没有那么让人难受了。

兰若心舔弄了一会之后就将罗炎的宝贝吐了出来,她温柔的对罗炎道“舒服吗?”看着罗炎还陶醉在其中似的点了点头之后,他完全没想到兰若心竟然会舍得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心里也是充满了对她的爱!

罗炎笑着抱起兰若心,让她坐在自己****,轻声的道“若心姐姐,最开始见你的时候,我真没想到我们现在竟然会这个样子,那个时候我连正眼看你都不敢呢!”罗炎说着就拍了一下兰若心那挺翘的小PP,然后在兰若心的胸上捏了一把。

兰若心坐在罗炎的腿上,罗炎的宝贝正好搁在她****,摩擦着她的私密之处,让她下面已经是湿得一塌糊涂了,兰若心坐在罗炎的腿上,小心的摇动着臀部,私秘密处流出的蜜汁将罗炎的小dd完全的打湿,她一下软倒下来,趴在罗炎的胸口上,低声的呻吟了一句,对罗炎道“罗炎,我要,我还要你疼我!”

罗炎嘿嘿的一笑,双手托起兰若心那浑圆小巧的PP,对她对道“记得要用最快的速度哦!”然后兰若心自己迷迷糊糊的伸手到自己****,握住罗炎的小dd,一下坐了下来,然后那充满了情欲味道的喘息声再度在房间里响了起来。

兰若心疯狂的坐在罗炎的身上,不停的上下耸动着,速度越来越快,一声又一声让人心神为之荡漾的呻吟也从她的嘴里流出,罗炎笑着对兰若心道“宝贝,你怎么动得这么快呢!是不是我这几天没喂饱你,你太饥渴了!”罗炎的手抚摸着兰若心的**,在她腰部那优美的曲线上来回的抚摸着。

罗炎喘息着道“不是你要我用最快的速度的吗?”话说完之后,兰若心就再也没力气继续了,一下软倒在罗炎的身上,对罗炎轻声的道“罗炎,我没力气了,你来吧!”罗炎翻身而上,那惊心动魄的呻吟再一次的在房间里回荡。

当罗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窗外的阳光透过那白色的近乎透明的窗帘投射了进来,明亮的光斑照在了自己身上,身边的兰若心一双**正紧紧的缠在自己的腿上,那丰满的香臀被阳光一照,出现明亮的反光来,看着熟睡中的佳人,罗炎的火热立刻就有了反应,他低下头,亲亲的吻在了兰若心的脸上,然后往下,含住了兰若心**上那嫣红的蓓蕾,用灵巧的舌间在兰若心那粉红的豆豆上轻舔着,魔手一路往下,来到了兰若心那隐秘的花园,轻巧的逗弄着,感觉到兰若心已经流出了花蜜,罗炎再也忍耐不住,翻身压到了兰若心的身上,从背后将自己的火热插进了兰若心的花径中。

睡得迷迷糊糊的兰若心忽然感觉到熟悉的快感在自己的身上游走,一根火热在自己的花径中做着强而有力的抽动,让她也忍不住低声的呻吟了起来,兰若心睁开自己的美目,发现罗炎正趴在自己的背手,小腹一下一下撞击着自己的臀部,他的大手从前面绕了过来,将自己那冰清玉洁的**把握,用力的揉捏着,把玩着,兰若心在一瞬间被那汹涌的高潮所淹没。

罗炎笑着亲了兰若心满是香汗的粉背一下,握着兰若心的纤腰,将自己生命的精华全部注入到了兰若心的身体里,然后他将兰若心紧紧的搂在怀中,轻咬了一下兰若心那近乎透明的可爱耳垂,笑着在兰若心的耳边道“你还真是需索无度呢!”

兰若心大羞,轻锤了罗炎两拳,对他道“还不起来,我们要出发去找卡路呢!我看魔族一定还会有所行动的!”

罗炎这才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对着兰若心道:“若心姐姐,昨天我回来是想看看你受的伤怎么样了的,结果都忘记了问这件事情,你没事吧?”说着,他把手放在兰若心的额头上摸了一下,现在的兰若心脸色红润,完全不像是昨天那样一点血色都没有,好像她根本没有受过伤似的,这让罗炎感觉到非常的奇怪。

“和你做了几次爱做的事情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好了起来,昨天的伤已经全部都消失了呢!”兰若心看了罗炎一眼,低下头对罗炎笑着说了一句,她的脸上一下涌起了大团的羞红,看得出来,她现在已经十分的害羞了,罗炎正想好好的取笑兰若心两句,就听到城外似乎响起了魔族准备进攻的号角声,他连忙从床上爬起来,魔族昨天才战死了两个巫妖王,怎么可能今天这么快就派人出来进攻卡德兰要塞呢?出了什么事情?

他对兰若心道:“若心姐姐,好像是前面城墙上出了什么问题,我过去看看!”说完,他就走了出去。等他走上城墙的时候,就看见对面的魔族阵营里面,走出一个又一个的魔族军团,似乎昨天的事情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似的,他们正朝着卡德兰要塞的方向慢慢的开进了过来,经过一夜紧张的施工,到现在,卡德兰要塞城墙昨天被魔族的灭世之怒轰出的缺口都还有一半没填上,看来魔族是已经瞄准了这里。

好在所有的矮人破击炮小组都已经来到了城墙上缺口那里布防,所以罗炎并不担心魔族真的能够冲进来,最好是等这些魔族进入了矮人破击炮的射程之后,他才让魔族知道他的厉害。就像是如他所想一样,那些魔族在经过了短暂的停顿之后,就开始向卡德兰要塞进发了,等魔族的军团冲进了矮人破击炮的射程里面时,所有的卡德兰要塞里面的矮人破击炮就一起开火射击了起来,炸得魔族是鸡飞狗跳,一个个军团冲进去,最后几乎没人能活着走出来,这次罗炎可是把卡德兰要塞里面的矮人破击炮和他自己手上的矮人破击炮全部都合在了一起,火力的猛烈程度,根本不是魔族可以想像的,这样的损失魔族也熬不住,很快就退了下去。

不过在魔族那边,似乎他们最后的那个巫妖王也出现了一样,只看见一个人影从魔族的营地里冲了出来,他的身体直接旋转了着,飞到了半空中,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上足了发条的陀螺一样,在半空中他一下静止下来,然后让人感觉到恐惧的魔法元素就开始在巫妖王的身边聚集了起来,这种让人恐惧的魔法元素聚集速度,也让巫妖王身边的那些手下们大吃了一惊,原来这就是巫妖王的实力啊!他们都在心里感叹了一句。

平常一个圣魔导士要释放一个禁咒的话,绝对需要数个小时来吟唱魔法咒语,众所周知的,魔法咒语的繁复是非常让人头疼的一件事情,不过释放一个禁咒,对这位巫妖王大人来说,也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他只需要十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就可以释放出一个禁咒了,这有只是因为,他本身就具备强大的魔力,加上对魔法元素们的统治力,所以他在释放禁咒的时候,就先直接省去了最为消耗时间的一步,那就是和魔法元素共鸣,调集到足够的魔法元素来释放禁咒魔法,不然的话,禁咒一旦因为魔法元素不够而失败,产生的反噬之力,就算是圣魔导士也一样是承受不起的。

巫妖王省略了这一步,释放起禁咒来速度自然是要快上不少,这还不算是什么,加上巫妖王在吟唱着禁咒的魔法咒语时,都是拣着重要的字节来吟唱的,所以那速度就更快了,一般一个圣魔导士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完成的禁咒魔法,在巫妖王的手里,只需要短短的十多分钟就可以做到,从这个小小的细节就可以看出来巫妖王的实力有多么的强大了。

在卡德兰城墙上的罗炎看着刚才那些冲向要塞的魔族士兵们,在矮人破击炮中队的炮击下损失惨重退了回去时,心里还来不及松一口气,他就已经感受到了那天空中传来的强烈魔法波动,卡路和兰若心也走到了他的身边,三个人都抬起头来,却看见天空中站立着一个年轻的男子,无数的魔法元素精灵在他的身边飞舞着。

“那是什么人?”卡路对着罗炎问了一句,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强者,心里隐隐的已经猜到了那个年轻的男子是什么人,不过他还是不敢确定,所以在那里询问了一下罗炎。

罗炎看见那个年轻男子的时候,脸色就微微的一变,他刚才一直在心里暗暗的想,要是剩下的一个魔族巫妖王不会出现,那该有多好啊!这场战斗很快就能结束了,但是结果却让他失望了,那个在半空中的年轻人,正是魔族最后的一位巫妖王,这下麻烦了,罗炎在心里苦笑了一声,看来他要多费一番手脚才能干掉这个巫妖王了,昨天干掉了魔族的两个巫妖王,完全是因为他召唤出了毁灭守卫和兰若心使用那自残的功法,但是现在,他手上可没有几百魔族银瞳骑士可以让他杀了献祭,去召唤毁灭守卫。至于让兰若心出战,他更不想让兰若心去冒险,而且既然巫妖王敢这么大刺刺的飞到半空中释放禁咒,那就说明他应该已经有准备,不会担心毁灭守卫和兰若心出战,不然他不会这么胆大的。

“那是魔族最后的一个巫妖王!”罗炎对着卡路和兰若心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在那边点了点头,就确认了巫妖王的身份。

知道了那个年轻人就是巫妖王之后,卡路和兰若心的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卡路是向来镇静,所以一点诧异神色都没有,至于兰若心,只要是和罗炎在一起,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不怕,何况只是一个巫妖王呢!

罗炎看着魔族那个最后的巫妖王在那里吟唱着恐怖的禁咒,心里也是在暗暗的犹豫着,不知道自己该使用什么样的魔法才好,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脑子里那些各种各样的技能,突然像是融化了一样,在他们的脑海里不断的消失着,接着,那些技能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段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又偏偏可以看得懂的咒语。

他下意识的依照那个魔法咒语一句句的吟唱了出来,就像是在咏唱着不知名的奏鸣曲一样,而且他的手指,也在半空中轻轻的划动着,一个个的魔法字符随着他的动作出现在半空中,金色的魔法字符在罗炎的身前慢慢的变成了一道金色的墙壁,不过那金色的字墙还只是形成了一小部分,看上去还很不完整,不过依照着罗炎现在的手速来说,他是绝对可以在巫妖王的禁咒释放出来之前,不过他也没信心自己弄出来的这个魔法就能将巫妖王的禁咒给阻挡住。

雪花从半空中飘落下来,落在卡德兰要塞的城墙上,就像是在将这城墙内外的鲜血覆盖一样,那些魔族的羽翼天王们都感觉到了卡德兰要塞的城墙上出现了一股强烈的魔法波动,不过他们都不知道这魔法波动是怎么回事,只是觉得,这种强烈的魔法波动是很有可能将巫妖王现在正准备释放的这个禁咒给打断的。

那几名羽翼天王都从地面上飞了起来,围在巫妖王的身前,他们的任务就是在巫妖王没有将禁咒释放出来之前,在巫妖王的身前帮他挡住所有可能的攻击,罗炎吟唱咒语的速度越来越快,手指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最后几乎变成了一道幻影,随着罗炎的吟唱,那堵金色的字墙在这个时候起了剧烈的变化,竟然慢慢的闪起一丝银光来,似乎上面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在激荡着一样。

不过罗炎这个时候也根本都没注意到这一点,他的全副心神都已经全部放在了根据他脑海里突然出现的那个咒语也吟唱出来,将要形成的魔法上,随着那一面金色的魔法符咒组成的墙壁慢慢的成型,这让罗炎的心里多少踏实了一点,卡德兰要塞中的那些士兵们正在有点不紊的准备着,他们随时都可以从要塞里面冲出来,对魔族发起进攻。

就再罗炎吟唱出他脑海里面的那个魔法咒语时,一道银色的光芒将他身前那面由金色字符组成的墙壁覆盖,这让罗炎都吃了一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他惊讶的时候,那已经组成了一面墙壁的魔法符咒也变成了雪白的颜色。

然后那堵银色的魔法符咒之墙一下倒了下来,变成无数的光点消散在空气中,接着,在巫妖王的头顶上方,那厚重的云层似乎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狠狠的扯开了一样,在中间拉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来,看见这一幕,那几个魔族的羽翼天王都吃了一惊,这完全是一个禁咒被激发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景象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在那里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却是没有一个人能给出这个问题的答案。

巫妖王看着自己的头顶上出现的那个只有在禁咒释放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神罚之眼时,他心里也吃了一惊,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他已经摸清,现在卡德兰要塞是没有一个魔法师能释放出禁咒来的,但是现在这情景却是在明白无误的告诉他,在卡德兰要塞里面,有一个魔法师已经在他前面一步释放了禁咒,这是怎么回事,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就算是卡德兰要塞里有这么一个禁咒法师,不过在同等的情况下,他释放禁咒的速度绝对要比一般的人族圣魔导士要快上许多,除非那个圣魔导士是在一直隐藏着,没有让他发现是在释放禁咒,这就更不可能了,释放一个禁咒的话,那个动静可以说是相当的大,不可能不被察觉的,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个魔法师是和他同时释放禁咒的,但是却还在他的前面完成了这个禁咒。

那几名羽翼天王看见天空中的异像,连忙释放了自己最为强大的魔法,将巫妖王给保护了起来,在他们看来,这天空将要形成的就算是一个禁咒,在他们这几位巫妖王的齐心合作下,也是绝对有可能被挡住的,所以他们并不是那么的惊慌,但是巫妖王就不一样了,他的实力比这几位羽翼天王要强大上不少,他能感应得到这个禁咒的威力实在是太大了,这几位羽翼天王未必能将这个禁咒给完整的挡下来。

那几名魔族的羽翼天王将自己的魔力连接了起来,在巫妖王的身前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六芒星套同心圆魔法阵来,那魔法阵中洋溢着恐怖的暗黑之力,正在慢慢的形成一面巨大的黑色盾牌,将巫妖王保护在里面。

那天空中的神罚之眼慢慢的形成,接着在那神罚之眼的最中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六芒星阵,然后就看见在那个六芒星阵的周围出现了一圈圈的金色符文来,那些金色的符文不停的转动着,接着一道巨大的银色闪电柱就从那个神罚之眼中出现,笔直的落向了被那黑色的盾牌保护着的巫妖王。

巫妖王这个时候也根本不敢分心,在那里继续的念着他的咒语,他的禁咒在这个时候已经接近收尾了,不过罗炎的禁咒却是以然成形,而且马上就要落到他的头上来,巫妖王知道这个是自己更是不能分心,如果他的那些羽翼天王们联手制造出来的魔法盾没有办法挡住罗炎的这一击的话,他就是再担心也没有任何的用处,所以还不如在这个时候专心的来吟唱着足以毁灭卡德兰要塞的禁咒咒语来。

那道银色的闪电从天空中落下,重重的撞击在了那面黑色的盾牌上,一丝丝的银色电芒荡漾开来,只要落到地上,就是在那周围的数百名魔族士兵被这电芒烤成了焦炭,那面黑色的盾牌颜色越来越淡,到最后已经是和透明的没什么两样了,但是这银色的电芒却像是没有穷尽的一样,随着天空中的那个神罚之眼的魔法阵越转越快,那电芒的威力也越来越大,眼看和就要将那黑色的盾牌给击穿。

巫妖王呆了一下,他的身前已经出现了一个无比繁复的魔法阵阵图来,那魔法阵的阵图中有无数的黑色闪电在聚集着,他的这个魔法已经形成,只差最后的导语就可以完成攻击了,不过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道银色的闪电却是从天而降,将那颜色已经变成了透明的黑色魔法盾给彻底的击破了,那些在拼命支撑着魔法盾的羽翼天王们虽然是实力强横,却也还是敌不过这大自然的天威,那几名羽翼天王全部都被那巨大的反震力给抛飞了出去,然后那粗大的银色电柱上分出一丝丝的电芒来将那几名羽翼天王给缠住,接着那几名羽翼天王就在一团团的电芒中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候的巫妖王因为刚刚完成了持咒,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力量来给自己释放一个小小的魔法盾,那道银色的电柱并不是直接轰击在了巫妖王的身上,而是轰在了巫妖王身前的那个魔法阵上,或许是因为魔法元素之间相互吸引的原因吧!那道银色的电柱鬼使神差的砸到了巫妖王已经成型的禁咒魔法阵上,如果这道电柱是直接砸在巫妖王的身上,或许以巫妖王那强得变态的身体和他那恐怖的魔法抗性,也许还有一丝活命的可能,不过在罗炎无意识的吟唱出突然出现在脑海里的这个禁咒,砸到了巫妖王自己搞出来的那个禁咒上的时候,巫妖王就连这最后的一丝可能的活命机会都没有了,两个禁咒魔法在撞到了一起之后发生了剧烈的魔法殉爆,一瞬间就将巫妖王给吞没在了里面,不要说是巫妖王了哪怕这个时候在那里站着的是一个神格化身,也一样是个死字。

巫妖王只来得及喊出了一声“我不甘心啊!”就被两个禁咒连环殉爆的威力给炸得粉身碎骨了,魔族的那些战士们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后的一位王就那样败在了人族的的手上,他们的士气在这一瞬间全部都被地狱里的怪物给吃掉了,而人族的士兵们则是勇气倍增,事实证明,魔族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魔族再也没有能组织起什么有效的进攻了,倒是罗炎趁着魔族巫妖王死了,几位管事的羽翼天王也死了的机会,让魔族吃了一场巨大的败仗,将战线一步步的逼近到了魔族占据的银月联邦的要塞那里,让魔族只能龟缩防守,可以说,等待着他们的,只有灭亡,在卡德兰要塞城下,因为魔族的精英们几乎一战尽失,银月联邦那些失去了国土的贵族们,正在组织着军队对魔法进行反扑,魔族在得不到任何支援,巫妖王又战死的情况下也只有节节败退的命了。

站在已经修复一新的卡德兰要塞的城墙上,罗炎在等着从王城那里飞来的佩宁王子的到来,将魔族彻底给给彻底的打残了,歼灭这些入侵的魔族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已,据说光明神殿那里也已经在想办法修复那些被魔族强行打开的时空裂缝一一修复,等到那个时候,就可以完全将魔族堵在奥瑞克大陆上消灭了。而佩宁王子在得到了;索菲亚十七世战死的消息之后,也马上就往卡德兰要塞这里赶了过来。

看着天空中出现的一队空骑兵,罗炎挥了挥手,让他手下的一队狮鹫骑士起飞前往迎接。自从上次在面对魔族那个最后的巫妖王之后,他身体里的斗气就彻底的转化为了一种很奇怪的能量,使用这种能量来释放以前的那些技能的话,再也没有那种生涩的感觉,相当的圆转如意,让他喜出望外。

佩宁王子从他的坐骑上跳下来,身上穿着一身黑色衣服,走到罗炎的身边,眼睛中带着一股怒吼,上下的扫了罗炎一眼,对他道:“罗炎军团长,我想清楚的知道,我的父王还有菲尔军团长他们是怎么死的?”他自然是知道索菲亚十七世在打罗炎手上洛丹伦铁匠铺的主意,他也几次劝告过索菲亚十七世,现在罗炎羽翼以成,根本不适合对罗炎动手,结果索菲亚十七世不信,最后派出去的人被打了回来,这件事情索菲亚十七世一直都放在心里,也总想着对付罗炎,一听到索菲亚十七世战死的消息,他就觉得,这件事情一定和罗炎有关。

城墙上就只有罗炎和佩宁两个人,其余的人都在上百米之外,他们也不用担心谈话被别的人听去了,罗炎将索菲亚十七世和菲尔军团战死这件事情详细的对佩宁讲了一次,然后用一种感叹的语气对佩宁道:“我也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的,王子殿下,认真说起来,这次的事情,我也的确是做错了呢!早知道我就让陛下下城墙去了!这样后面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呢!”

听完罗炎讲的话,佩宁已经完全的可以肯定,自己的父亲,索菲亚十七世一定是被罗炎给陷害而死的,不过他手上没有任何的证据,也奈何不了罗炎,暗暗的叹了口气,佩宁对罗炎道:“不知道现在罗炎军团长您打的是什么主意呢?消灭魔族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我们索菲亚王国的军队也全部都在您的手上,如果您想做皇帝的话,那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呢!不知道您是怎么样想的呢?”

罗炎一听佩宁这话,就知道他已经想清楚了,不过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自己的这些话可以骗过精明的佩宁王子,他对佩宁王子淡淡的一笑道:“您真是多想了,我怎么可能去当皇帝呢!我只是想做个快乐的小领主而已,守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过上富足的生活,从一开始,这就是我的梦想,请佩宁王子您放心吧!一但消灭了魔族,索菲亚王国的这些军团,我就会交还给您的!”

“希望如此,不过我还有件事情想问下罗炎军团长您,不知道您觉得现在我们索菲亚王国,谁才能继承父王留下的王位呢?”佩宁王子来得这么急,其实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想得到罗炎的支持,有了罗炎的支持,他登上王位几乎就是可以确定的事情了,为了这,他可以不去计较罗炎干掉了索菲亚十七世,甚至还可能在心里暗暗高兴罗炎为他扫开了通向王座的道路呢!

罗炎哈哈的一笑,对佩宁王子道:“我希望和聪明人打交道,而王子殿下您又正好是个聪明人,我的要求很简单,伊夫堡要塞,林德郡还有洛丹伦,都是我的私人领地,您成位国王之后,必须下令将这些地方赐予我,我的要求不高吧!索菲亚十八世陛下?”

“好,我答应你!”佩宁王子爽快的答应了罗炎,那三个地方本来就已经是罗炎的实力范围了,正式的承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两人相视一笑,罗炎看着天空中,已经想起了远在洛丹伦和伊夫堡要塞的芬娜和米莲娜,想着他一直向往的悠闲生活,很快就要实现了,脸上,出现了幸福的笑容来。

写了这么几个月,总算兑现了承诺了,没有TJ,成功完本,谢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支持,虽然成绩不佳,不过正是有你们的支持,我才能坚持下来,如果可能的话,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支持我的新书《斗神纵横》,万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