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指认未果
作者:战邪雅 更新:2019-12-15

凌儿是第一个接电话的:“喂?”

“凌儿,我才刚接到客运码头的电话,他们说慕龙两家的老爷子带着一家子在客运码头已经上岸,咱们该立即准备车子出发去接他们。”冷逸臣的话透着迷雾重重。

“刚到香港安顿没多久怎么就回上海来了,而且怎么也没打电报啊!”凌儿揉揉双眼。

“我也不清楚啊!”逸臣一样一头雾水的。

“逸臣,我们马上就出发。”不明所以,但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升腾,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回来?而且还要一大家子人都回来?更不可理解的是来之前完全没有任何讯息传来?这状况就好像是故意为之的。凌儿一肚子疑惑更有些忐忑却也没怠慢,穿上衣服。

就听得宸园上下顿时好像清晨一般灯火通明忙里忙外,梅儿立马带人去对面的别墅收拾房间。车也纷纷启动准备出发。

可还没等行动呢,就传来了汽车行驶的声音。

站在花园台阶上的年轻人仔细看着。昏暗的路灯下果然驶来了一个大车队,后面还有人力黄包车。

夜冷露重,风吹过让刚刚出被窝的人有些不适应,凌儿打了个喷嚏,慕辰君心疼凌儿忙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给凌儿披上。

这当口车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的正是慕家、龙家两位老爷子,正巧看到慕辰君替凌儿披上他的外套这一幕,略皱了皱眉头。

“爷爷!”年轻人忙过去迎。

其他车上也开始纷纷下来人,凌儿看着暗暗吃惊,这些人都是慕氏家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者和到国外发展的慕氏分支,凌儿不由得看向慕辰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辰君轻拍了下凌儿的肩膀表示无碍,有什么事他会担着。

凤袭兰和慕尧熙也从自己的车内下来,凌儿忙去搀扶凤袭兰,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手如此冰凉,看向母亲,凤袭兰此刻目光中的复杂让凌儿更加困惑,看向父亲,慕尧熙正看着慕辰君,那目光里的东西让凌儿不好消化。

“爷爷,外面冷,咱们进屋吧!”龙泽傲搀扶着龙老爷子向屋里走。

“嗯!”龙老爷子的气色也不佳。

梅儿已经备好热牛奶带着宸园子弟忙活着。

“爷爷,旅途颠簸您也累了,我已经让人把其他别墅收拾妥当了,不如我搀您去休息休息。”凌儿亲自端着热牛奶给慕老爷子递过去。

慕老爷子看着凌儿目光里闪烁着疼惜和怜爱正准备应允,却听到一位长者:“我们不累!”语气里的火药味儿显而易见,慕老爷子似乎轻叹了口气,凌儿则毕恭毕敬的将牛奶捧给爷爷。

别的长者也纷纷落座。这架势凌儿觉得怎么那么眼熟呢?感觉…就好像准备逼宫似的。

“各位叔伯长辈想来是从五湖四海国内外赶回来的,想必是有要紧事恐怕休息对各位而言确实无关紧要,那不妨说说看,看看我们这些做晚辈的能否为各位亲疏长辈答疑解惑,我们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凌儿对亲情看得是最重的,可现在这架势不用说了十之是这些人有备而来,她慕凌从来就不是善茬,好啊,那就放马过来啊。

凌儿的手被凤袭兰紧紧的拉了下,凌儿知道父母亲心里向着自己的但一定有十分重要的理由让他们和爷爷也没办法服众,虽然完全不知道这劳师动众的到底所为何来,但她不在乎,只要她最亲最爱的人支持她,她怕什么!?

“好,这话是你说的!”语气不善。

慕辰君绝不可能让凌儿受得半点委屈:“七叔公,您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

“哼!”七叔公的冷哼依旧随即:“今儿咱们不把事情都说清楚了我们也不会善了!!”

“说来说去,七叔公也没说到点儿上,您这山高水长的不辞辛苦跑来到底为了什么?我慕凌洗耳恭听!”凌儿逼供毕竟心里的气一丝一毫也没浮在脸上。

“慕辰君!”

“孙儿在!”慕辰君不卑不亢的回话。

“我问你,你身边儿站着的女子到底是不是你的亲妹妹?!”慕老爷子大声问着。

“爷爷,凌儿当然是辰君亲妹!”慕辰君看着慕老爷子。

“那我问你,为什么慕灵回国却不直接回天津而是到了上海?”七叔公直逼慕辰君。

“七叔公,凌儿曾说过原因,是代朋友办事!”凌儿站在慕辰君身畔。

“办事,为谁办事?办的何事?”步步进逼。

慕辰君直面七叔公却没有说话。

“哼,我怕根本不是有事要办吧。”

“此话怎讲?”慕辰君不卑不亢。

“我们面前的根本就不是慕家大小姐,是你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来的替身吧!”七叔公给扣的罪名哪朝哪代都不是轻罪。

“我不是慕灵?七叔公你何凭何据?”慕灵看着七叔公走了一小步:“我是不是慕灵家慈家严自会分辨!”

“哼,说到这点我更加不敢恭维!”七叔公回头瞥了眼凤袭兰,凤袭兰此刻却也只能咬咬嘴唇没有回话。

凌儿纳闷儿,照着母亲的性子这样都忍了?

“咱们姑且不论我慕灵是否是慕家子孙,但家严家慈还是慕家人,七叔公您这么咄咄逼人的对晚辈是否欠妥?”

“哼,我也是你的长辈,你这样对我说话可是在目无尊长!你们看看,这成何体统啊,这就是你们眼里最合适的人选?瞎眼哦!”七叔公第一次尝到吃鳖的滋味气得大叫。

“灵儿不得无理!”慕老爷子这是第一次斥责凌儿。

凌儿看向一直按着自己的慕辰君,深吸气:“七叔公,灵儿给您赔不是了!”

“从各位长辈十万火急的到上海恐怕也不止是怀疑凌儿的身份是吗?”慕辰君的话顿时语惊四座,一下子鸦雀无声了。

“这丫头回国没有直接回家却来了上海迟迟不肯回家!回了家不久便随你千里迢迢到上海吃苦,若不是怕被人识穿那会是什么?!”这回说话的换了位长辈,按辈分是叔伯辈。

“识穿?证明我身份的何止是我身上的胎记。”凌儿伸手阻止对方反驳:“是,你当然可以说胎记可以伪造的嘛,那我的同窗不会有假吧。况且逸臣也是灵儿的同窗,难道他们都不能证明么?”

云飞扬和逸臣的存在确实是有力的证明,但凌儿此刻担心的是这些人的矛头根本不止是自己。

“同窗?哼,那就更加可见如今宸园的人早就串通一气谋夺慕家产业了!”

“何以见得?”飞扬此刻不怒反笑,护着凌儿早就是他潜意识中的自觉行动。

“那现在起请这里的任何一个人不要说话,请我们的客人进来吧!”

“好久不见了!”一句问候让飞扬的心顿时一颤,立时回望。

声音传来,一位身着洋装优雅的中年白人妇女随着丫环的引领进入客厅。

飞扬的额角冷汗森然,这位女士是他们英国就读学院的一位助教老师,梅丽莎小姐,因为她十分喜欢灵儿因此师生关系十分融洽,所以凌儿不肖几分钟便会被识破。

从这位女士进门凌儿的脑子就开始高速运转,可再怎么想根本没有慕灵的记忆如何认得?这是凌儿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大难关。泽傲被龙老爷子按着不许过去。

在所有人关注慕灵的一刻,辰君给了慕昊一个眼色,慕昊转头看向东方和睿勋,两人点头后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悄然退去,紧接着飞翼和禹熵也跟着隐去。

就在凌儿犹疑的一刻梅丽莎小姐却抢先一步过来抱了下凌儿:“好久不见了!”

凌儿微笑的也拥抱了下梅丽莎小姐:“您的身体还好吗?”

“当然!别怪我冒冒失失的出现,只是不久之前我随我未婚夫去香港巧遇慕家的几位老先生,当时我还担心你和逸臣的事所以冒昧的和他们提起,我才知道你已经和龙先生订婚了!”

凌儿的头一阵阵的晕眩啊。

“梅丽莎小姐,您肯定就是她?”怀疑。

“当然是她,她毕业前的那个冬天和我一起去画雪景右耳耳垂被冻伤了,虽然已经好了,但是她的耳垂最下面的一小块皮肤永远都会是红的,慕灵是个很安静的姑娘所以除了她和我知道外没人知道!!这种细节是伪装不出来的!”手指轻点凌儿右耳耳垂下方一块微红的皮肤。

“谢谢您,很晚了,我让人安排您休息吧,这是我们的家务事,明天我陪您去黄浦江边走走!”

“好!”梅丽莎知道现在不是疑问的时候,转身给了慕灵一个安慰的微笑,在梅儿的陪同下去客房休息。

慕辰君就在凌儿身侧半步也不曾移动,他的神情不忧不怒,温和却威严。

凌儿站在屋中央环视这这些人也没有说话。

刚刚的一切想来是出乎了所有的阴谋家的预料不过熟知慕灵女诸葛的智慧也不期望小小试探便能让她放弃,沉默中暗涛更加汹涌。

下一步又会是怎样的陷阱?凌儿的心思百转千回如同下棋般预测着下一步可能出现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