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谈何在乎
作者:雪茹花 更新:2019-12-09

雪沐芸同样在看看有些脸上发白的花浩煜,担忧的问道:“花大哥,你没事吧。”

“我无妨,先看看伽默吧。”说着花浩煜准备抱起地上的宫伽默离开。

柳瞬却是竖抱着琴来到两人面前:“放心吧,他死不了。”

“柳公子,为何伤了伽默?”

“他伤了绝,我自然要让他知道我魔音门的厉害,不然人人都当我魔音门好欺负不是?还有你们最好别指望他能离开。”听完雪沐芸和花浩煜震惊的看着柳瞬,就算伽默伤了冽修绝,也不至于要他的命吧。

花浩煜起身来到柳瞬身后说道:“柳瞬,就算伽默伤了修绝,也罪不至死,你怎变得这般..这般..”

“煜,你想说我这般无理是吗?我从来都是这样,绝是我的人,伤我的人就必须做好死的打算。”

“柳公子,要如何你才肯放过伽默?”雪沐芸终于算知道,眼前的柳瞬并不是好说话之人。“你留下。”柳瞬简单的三个字。

花浩煜不可置信的看着柳瞬:“柳瞬,你..”

“煜,你是君子,我可做小人,我可不会让沐芸再让这黑脸伤了去,我说过,我会把沐芸抢过来,只要沐芸答应留下,你带他走吧,永远不要出现在月氏。”

“好,我留下,不过我有些话要同花大哥说,还望公子成全。”雪沐芸心里对柳瞬失望了,本以为这人收留自己,定不是什么大恶之人,却不知道他是这般乘人之危。

“绝,我们走..”柳瞬带着冽修绝就走了,留下清醒着的雪沐芸与花浩煜,二人同时叹气。

雪沐芸道:“花大哥,一会你带伽默离开,回去中原再也不要回来,我找机会报仇之后就回去。”

花浩煜道:“沐芸,柳瞬本就是亦正亦邪之人,哪是那么容易逃脱的,不过我相信他并无恶意。”花浩煜想起了柳瞬告诉过自己,开始喜欢雪沐芸的事情,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

“花大哥..”雪沐芸这次喊完,深情的看着花浩煜,抬起手抚上花浩煜的银发,心中剧痛的不能呼吸眼泪一点点落下:“对不起..我总是带给你麻烦..若是可以,沐芸愿用生命换回以前的花大哥。”

花浩煜看着雪沐芸的眼神一震,随即淡淡的说道:“沐芸,浩煜曾经告诉过你,希望你跟着自己的心走,自然不希望你变成现在这般,不管在哪,只要你活着,活得很好,浩煜便知足。”

门外站着一红一蓝听着两人的对话,冽修绝没有表情,柳瞬却是着急得不行,心里暗道:好你个花浩煜,我都帮你这样了,你还在往外推,我真想把你脑子打开来,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心知两人再说下去也不会怎样,

带着冽修绝就进去了,脸上带着冰冷道:“说完了吗,说完赶紧带他离开。绝,你帮帮煜吧,把那两个侍卫也抬出去。”

花浩煜带走宫伽默之后,柳瞬脸上乐开了花,围着雪沐芸左转转,右转转,可是在雪沐芸的脸上看到了是无视,他反正当作什么也没有看到的说道:“沐芸,沐芸别再生气了,我又不是故意的,我保证以后不这样了。”

“柳公子,你们是为何打起来的?为什么我醒来是在你后面的密室?”雪沐芸突然想起了自己醒来在密室的事情。

柳瞬一看雪沐芸跟自己说话了,开心的坐在了边上:“我不是看你为难嘛,你想啊,你在他们两人之间也拿不定注意吧,不如我把他们这样全部赶走,然后我陪你去报仇,以后你就陪我留在月氏了。”

雪沐芸听完后才明白过来柳瞬的恶作剧,微微有些怒气:“就算如此,你也不该伤了伽默。”

“嘿,还说你不在乎那黑脸,我不过是惩罚他一下罢了,若我真想杀他,怕你出来之时,只能给他收尸了。”

“也罢,既然他们如今都已经离开了,我也好早些启程去姑墨。”雪沐芸叹了口气,不想再去纠结花浩煜和宫伽默的事情,早些报完仇回去蛇谷吧,这些时间下来,自己心里甚是疲惫。

“我也去,我也去,你不用拒绝,你知道,你是甩不掉我的。”柳瞬满脸写着兴奋,说完就跑了出去,柳瞬一直咧开嘴来到冽修绝。冽修绝不明白柳瞬为什么这般开心:“瞬,何事心情大好?”

“哈,我决定了,带你一起去姑墨,明天我们就出发,通知长老们回来暂守月氏吧。”说着头直接伸了过去,从冽修绝的下巴一直往上看到眼睛,冽修绝感受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鼻息,依旧冰冷这一张脸,捏着长剑的手却是微动一下。

“瞬,若我们都走了,匈奴来犯应当如何?”冽修绝的心里只想守护这月氏城,只要不是柳瞬离开,他绝对不会私自离开月氏半步。

柳瞬看着冽修绝紧皱的眉头,抬手抚平:“绝,这么久都相安无事,哪会来得那般快呀,我们好久不曾游山玩水了,刚好趁此机会呀。还有,你不要老是冷这一张脸,要多笑笑。”

冽修绝听着柳瞬的话,面上一僵,他不知道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好笑的事情,他的世界很简单,守护月氏城,保护柳瞬。

宫伽默醒来之时,花浩煜已经将三人安置在一辆马车之上,感觉这车上在动,宫伽默推醒了身边的两人:“影桐,影离,快醒醒。”两人睁开眼睛都发现了不对,明明是在魔音门,怎么醒来却是在马车之上。宫伽默

掀开帘布就看着花浩煜赶着马车,表情似痛苦?似无奈?疑问的声音响起:“花少?我们要去哪里?怎么会在马车之上?芸儿呢?”

花浩煜停下马车,眼里平如湖水的看着前方:“伽默,我们这是回中原,你不可再去寻柳瞬。”花浩煜想着雪沐芸为了救他,留在了魔音门,当然他现在还不知道那只是柳瞬的恶作剧。

“为什么?花少?芸儿还未找到..”

“总之就是不行,沐芸希望你活着,你必须好好活着,你的命是她换来的..”花浩煜知道不告诉宫伽默,他一定会要求自己再返回月氏,那样沐芸的用心就白费了。

“你说什么?”宫伽默听完跳下马车,抓着花浩煜问了起来,他还没有完全明白花浩煜所说的是什么意思,只想弄清楚自己昏迷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闹够了没有?宫伽默,你不觉得你的做法很自私吗?你只想着你怎么去在乎沐芸,你有没有考虑过沐芸的痛苦?早在漓水山舍之时你就应该知道,柳瞬不是好招惹之人,你为何还要去招惹他?现在你知道找沐芸了吗?

可是沐芸却为了让柳瞬放过你,自己选择了留在柳瞬身边,留在月氏。所以你现在必须跟我回中原,不然你怎么对得起沐芸。”花浩煜怒目对着宫伽默怒着,他已经第几次看到宫伽默伤害雪沐芸了,雪沐芸却是依然为救他而留下,

雪沐芸也是自己在乎的人,看她那样为了自己和伽默,花浩煜心疼得不知如何是好..从带着宫伽默离开起,心里就如针扎一般..

夜影桐两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花浩煜这样失常,不过听完花浩煜的话,才明白了为什么会这样,两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呆在马车里不出去。宫伽默听完花浩煜的话痛不欲生,仰天一声跪在了地上。芸儿就这般失去了吗?

自己连生命都是她所换,连她都保护不得,谈何在乎?难道两人注定就这般缘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