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霸爱023
作者:青青翠竹 更新:2019-12-15

ll..NET

“妈!”肖子易处起眉头,不悦地高喊了一声,想制止。

“子易,没有关系啦。”苏若形带笑的口吻很轻松,既然撞上就不能退缩,再说她也没有办法退缩,于是她垂下头,柔声对儿子说,“小天,你跟哥哥和嫂子到那边玩一会儿,好不好?那边好像还有桔子树,让哥哥嫂子带你去瞧一瞧,看树上桔子熟了没有

,卜天,走,咱们去瞧瞧。”胡婷含着笑,将小家伙的手牵上了。投以胡婷一个会心的笑,苏若形带着鼓动,轻轻推了推儿子的小肩膀:“去吧儿子,跟哥哥嫂子玩去。

“嗯!”小家伙这才点点头。

等说说笑笑的三个身影渐渐远去,苏若形才将目光调了过来,还没有等她开口说,胡爱云带着怒气的询问,就迫不及待地响起了:“当年你说你跟一位性何的同事结了婚,是为了欺骗我们?然后好做他的地下女人?"

“当年我跟同事结婚,的确是假的,但那不是为了欺骗你们,是为了欺骗谷傲天,囚为他死活不肯分手,这些年我并没有跟他在一起,更不是他的什么地下女人!"

“不要说的比唱的好听,如果没有在一起,那刚才一副情景是怎么一回事?我看你这些年就在华淮,根本没有去北京!"

“刚才我说了,这些年我并没有跟他在一起,一直在北京,这次回华淮,是因为我爸爸的心脏病犯了,小天的事,谷傲天前几天才知道。”

胡曼云冷哼了一下:“哼,你以为我会相信?"

“信不信由你,如果嫂子肯平心静气听我说,那响们就到前面的树荫下,我将这几年的一切都跟你说一说。”苏若形没怒没恼,但她那声嫂子,却带有一定的挑战性。

“嫂子?你喊我嫂子?”胡曼云瞪大了眼晴,惊的她连气也忘记了生。“是的,小天都尊称你为大伯母了,我自然应该喊你为嫂子。”

“你……”胡爱云的脸由红到紫,气的浑身都在抖,过了许久,她才大声嚷嚷说,“你别指望我和子易的爸爸会同意,我们肖家,不会让你第二次再嫁进来的!"

“傲天姓谷,他不性肖。

“不管他姓什么,他有老婆,他的老婆是陈晓,你充其量只能做他的地下女人,一个见不得光的小三!"

这个你放心,傲天马上就要跟陈晓离婚了。苏若形很想把这句话喊出来,但觉得不妥,就吞了进去。不管谷傲天和陈晓的婚姻是什么状况,但他俩还是合法夫妻,她若喊出这句话,就真像个小三了。

见她不吮声,胡爱云便将眉头挑衅地一扬:“怎么?没有话反驳我了?"“不是,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冲着胡爱云嫣然一笑,苏若形便转过身,朝正欢笑着呼唤她的刁、家伙走了过去。

胡受云这个态度,即便将情况作了说明,她也不会接纳。

苹果园的深处,兄弟俩的脚边七零八落躺着几根吸剩的烟蒂,肖建国的脸虽然还阴沉沉的,但不像刚才那般吓人了。

“这次我去北京,无意间在朗一飞哪儿碰上了她,直到这时我才知道,她当年跟何小鹏结婚是假的,是为了骗我放手。”

“那你现在想怎么样?跟陈晓离婚然后娶她?”肖建国冷着声音问。“是的!"

“我不同意,你和形形是这种关系,有了儿子又能怎么样?你这么做对陈晓太不公平了,三年多的婚姻,因为母子俩的出现你就要离,你这样未免也太不负责了!"

“哥你可能不知道,我跟陈晓的婚姻状况,就跟当年形形和子易一样,一直是有名无实地在一起。”

“什么?!跟子易他们一样?”谷傲天这话,倒是令肖建国吃了一大惊。结婚三年多,他们俩人一直没有行夫妻之事?

“是的,三年多我和陈晓一直没有。”

“是你不愿意?"

“不是。”谷傲天接过哥哥递给他的烟,吐了口气,便从和陈晓结婚的那天晚上开始,把他三年多的婚姻状况,都给他哥哥讲了。

肖建国听后,处起眉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出声说:“可是这样也不行呀,四年前你俩因为这种关系才不得不分手,难道说四年后,这种关系就不存在了?"

“哥,你一时转不过弯我能理解,但是你要想一想,我能跟陈晓这样过一辈子吗?还有小天,我能够让他没有爸爸吗?这件事要是生在哥的身上,我相信你也不会扔下自己的亲生儿子,去娶别的女人。”

“可……”肖建国什么都清楚,他不是不明理,可是形形做过他的儿媳呀!

见哥哥一副又着急又为难的样子,谷傲天笑了一下,拍了拍哥哥的肩膀:哥,我没有要你这个时候马上表态,同意接受形形他们母子,站在你的角度,这件事的确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我希望哥哥能抛下这种顾虑,替我想一想,替孩子想一想,我相信哥哥经过认真思考,会接纳他们的。”

肖建国愁眉苦脸,长长地叹了口气。傲天跟陈晓的婚姻状况,他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见时候不早了,怕大家久等,兄弟俩便一前一后走出了苹果园。

胡曼云气呼呼的,将兄弟俩好一番审视,结果他俩的脸色都很平静,她瞧不出任何端倪,碍着儿媳妇在场,她只得将恼怒和疑问忍下。

仙灵媚全文阅读

肖建国晚上有应酬,给老人上完香,便要儿子直接将他递到了酒店,等他回到家时,已经是上十点钟了。

老爷子去世之后,整个公司就交给了他,这些年他除了忙还是忙,好在子易这两年逐渐成熟,在公司的管理上他也可以独当一面了。

洗完澡出来,现床上的衣服,胡曼云就知道老公回来了,脸也顾不上处理,便连忙去了书房:“建国,你们俩人谈了些什么?"

肖建国坐在电脑前呆,脑里正考虑着胡爱云询问的这些事儿。

“他们是不是瞒着我们,这些年根本就没有分开,一直在一起?"“不是,当年形形跟同事假结婚之后,她就去了北京,孩子的事傲天前几天才知道。”

“那他说了什么?是不是要跟陈晓离婚?"

肖建国叹了口气,没有答话。

“那小子肯定想跟陈晓离婚娶形形,是不是?”见老公不答话,胡爱云急切地追问了一句,之后气急败坏地说,“刚才气死我了,形形居然喊我嫂子!"“她喊你嫂子了?"

“是啊!你说她嚣张不嚣张?”想起那声喊,胡爱云就气得抖。“我猜那小子肯定给了她承诺,她才敢那样嚣张地喊我!"

,':受有形形母子俩,傲天迟早也会跟陈晓离婚,他和陈晓就像当年子易和形形一样,俩人一直没有实质的关系。”

“不可能,他们结婚三年多了,哪有这样的事?如果真是这样,八百年前就离了,哪个男人受得了这种婚姻?!"

“他俩是真没有,虽然结了婚,但傲天一直拿晓晓当妹妹在看待。”“照你这样说,陈晓岂不是守活寡,她得干吗?"

“他们这种婚姻状况,本身就是陈晓的问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胡爱云有些不解。

肖建国再次吐了口气,便将下午谈的一切,都告诉了胡爱云。他深知老婆的性子,不讲个清楚明白,她不会放过他的。

怎么会是这样?胡曼云有些傻了,还以为用婚姻可以约束一下谷傲天,结果没有想到,他跟陈晓是这种状况,有名无实!

难怪陈晓对他们总是不冷不热,也不情愿去两位老人坟上拜祭的,原来她心里头根本没有把她的婚姻当一回事。

“那……那怎么三年多了,他却不跟陈晓离婚?”很明显,胡爱云的底气不那么足了。

“陈晓不肯离,说是要报复,形形走后傲天的心也死了,他们就一直艳着,没有离。”

“我说建国,你不会开始动摇了吧?!"

“我现在很矛盾,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事坚决不能同意,你矛盾什么?”对肖建国的动摇,胡爱云非常不满,吼声不觉也大了很多,“不管怎么说,形形是做过响们儿媳妇的人,今后要是和我成了袖嫂,那不成了天大的笑话?我怎么有脸跟别人说?我的那些亲戚朋友,还有周围的熟人,他们会怎么想?人家在背后不笑死,不骂咱们家乱.伦才怪!

见老公不吭声,胡曼云便继续大声说道:“还有陈晓,她爸爸现在是中央的X,她跟谷傲天的婚姻就是不和睦,只要他俩一日不离婚,就对响们家的生意有帮助,你这傻东西,难道这.点都没有想到?"

正在喳呼,肖子易走了进来:“妈,你又在嚷嚷什么?"

“你这臭小子,还敢来问我?”胡爱云调转矛头,朝儿子开火了,“你今天上午是不是去找形形了?她有什么好,值得你这么恋恋不忘?你就不怕婷婷知道啊?!"

“婷婷知道了,我什么都跟她说了。”

“什么?”胡曼云还是老习惯,伸出手照着儿子就是一巴掌,“你这傻小子,不是一般的浑,这件事怎么能跟婷婷讲?"

“为什么不能讲?形形跟小叔叔孩子都有了,隐瞒得住吗?”肖子易有些恼火,瞪着他妈说道,“如果我不主动坦白,今后婷婷知道了这件事,她肯定会生我的气。”

胡曼云想了想,觉得儿子这话说得也有道理。便气呼呼地,将话题转移了一下:“听你的口气,你好像很支持形形跟小叔叔?"

“是的,我和婷婷都支持。”肖子易老实承认。

“婷婷当然支持了,形形嫁了小叔叔她就省心了,可是你这浑小子凭什么支持?形形之前是你老婆,现在变成你婶婶,你心里就接受得了呀?"

“不能接受也得接受。”肖子易说罢,便好言劝说他妈,“妈,您也想开一些,只要想开了,心头就不会很难受了。”

“让曾经喊我为妈的女人,又来喊我为嫂子,妈这辈子都想不开!”胡曼云一向不把儿子放在眼里,她便调头面向肖建国:“建国,这件事坚决不能同意,你要多替响们肖家想想!"

“行行行,你回房间去,让我清静一下。”肖建国烦躁地将老婆赶了。胡曼云回到房间,还在气呼呼的,谷傲天和形形的事,她说什么都不会同意

直到躺上床,她胀的脑子才逐渐平静了一些,于是,脑子便恢复了它的运转。事情到了这一步,他们不同意只怕也无力阻止,现在看来,唯有陈晓才能到这一点,她不是要报复,坚决不肯离婚的吗?

胡曼云思来想去,便决定去找陈晓,将一切都告诉她,让谷傲天的婚,离不成!

请按 Ctrl+D 收藏本页